yabox11com

yabox11com

  2004年夏天这支东欧铁骑真正展示了自己的强悍实力,在内德维德的带领下,捷克队再一次出现在了欧锦赛的赛场上,然而他们却被分在了拥有荷兰跟德国的死亡之组。首战对荷兰,在开场5分钟就连丢两球的情况下,捷克队众志成城,连入3球反败为胜。3-2逆转荷兰一战成为最荡气回肠的演出,替补阵容击败德国更是充分展露了球队雄厚的整体实力,3场比赛3次逆转更让人看到了只有强队才拥有的那种成熟。不过当往日的神话成为新的大热门时,他们却无法阻止新的神话诞生,希腊人的铁桶与头球让捷克再次扼腕,在2003年达到个人生涯顶峰的内德维德,却无力帮助自己的球队重演当年辉煌。但是我们知道,他依然会在每次踏上球场后都战斗到最后一刻,当人们的心随着这颗钢铁心脏一起跳动的时候,那种期待依然像熊熊燃烧的

  01-02赛季,内德维德转会尤文图斯,就像刚刚来到意大利一样,来到都灵的内德维德开始了一个全新的征程,而他代替的正式齐达内。的确,也许捷克人没有齐达内那样优雅的脚法,但是他给尤文图斯带来的是强悍、是激情。他的朴实渐渐让人们忘记了齐达内的华丽,以至于当齐达内随皇家马德里回到都灵的时候那里的球迷打出了“对不起,齐达内,但是我们现在更爱捷克人”这样的标语。在阿尔皮球场,钢铁心脏再一次显示了他强劲的脉动,在里皮的精心调教下,内德维德不仅成为了一名更加出色的球员,在他的身上也开始显现出领袖的风范。当尤文图斯在最后时刻超越国际米兰登顶意甲联赛王座的时候,尤文图斯对迎来了一个新的时代,一个后齐达内时代,一个内德维德的时代。

  展开全部“我战斗,我存在”,这就是内德维德,“勇敢的心”是他最喜欢的电影,而正像影片中勇猛的威廉华莱士一样,内德维德就是足球场上刚强的战士。在他的眼神中,似乎有一种像坚冰一样透彻而坚决的光芒,那是一种对胜利的渴求。在他的字典里没有后退,在他的面前目标只有一个,就是对手的球门,冲破面前的一切障碍,只为最后致命的一击。

  火焰,在烈火中铸造的是更为坚强和勇猛的战士,在他那坚冰中的眼神中是对胜利更加炽热的渴求,就像骑士永远不会放下手中那柄象征着勇气和信念的长剑,那是他用生命磨砺出的剑锋。

  在赛场上有“拼命三朗”美誉的内德维德,他的足球生涯是从捷克FC马里拉·普里布兰队开始的,1992年离开该队来到捷克首都布拉格,加盟斯巴达队。在该队效力期间他帮助球队先后三次赢得捷克联赛冠军称号,另外还曾夺得过一次捷克杯赛冠军。

  内德维德曾经说:“作为一名球员,最大的荣耀当然是身穿国家队的战袍为自己的祖国效力。”但是为捷克队赢得奖杯就是内德维德第一个没有实现的梦想,在2000年欧锦赛上,在与荷兰队的比赛进行到最后时刻,当克里纳的手指向罚球点时,内德维德近乎绝望的跪倒在禁区内的一幕几乎让所有球迷在那一瞬间感受到一种心碎的痛。高傲的钢铁战士为了那一场本该属于他们的胜利不惜低下自己高贵的头,在内德维德的脸上写满了一种叫做悲壮的表情。最终捷克队只能遗憾的离开,也许我们只能说:为了国家队他真的做了他可以做的一切,在捷克队中,内德维德就像是一个孤独的骑士,勇猛的让对手肃然起敬却无法站在他梦寐以求的最高领奖台上。此时,参加冠军联赛的决赛就成了他寄托自己最后一个梦想的全部希望,对于内德维德,那就是他的世界杯。

  凭借他出色的表现,96年欧锦赛后,内德维德转会到了意甲的拉齐奥队,尽管在96年欧锦赛上他攻破了意大利队的球门,但是当他踏上了亚平宁的土地后才真正体会到了意大利混凝土式防守的压力,而此时的意大利球迷还没有忘记在欧锦赛上让他们心痛的一幕,当内德维德一次次被对手凶狠的掀翻在地时,就连主场的球迷也很少为他打抱不平。这时的内德维德只有自己默默的从地上站起来,他要告诉所有人,在他的字典里没有屈服,没有懦弱。每一次从跌倒的痛苦中站起来就是一次洗礼、一次重生,他那像冰一样坚毅而纯洁的眼神也正在慢慢融化意大利和全世界球迷的心。在赢得联赛冠军后,拉齐奥的球迷把“钢铁心脏”这个名字送给了内德维德,因为在他们的心中,内德维德就是一名钢铁、铸就的绿荫战士。

  凭借他出色的表现,96年欧锦赛后,内德维德转会到了意甲的拉齐奥队,尽管在96年欧锦赛上他攻破了意大利队的球门,但是当他踏上了亚平宁的土地后才真正体会到了意大利混凝土式防守的压力,而此时的意大利球迷还没有忘记在欧锦赛上让他们心痛的一幕,当内德维德一次次被对手凶狠的掀翻在地时,就连主场的球迷也很少为他打抱不平。这时的内德维德只有自己默默的从地上站起来,他要告诉所有人,在他的字典里没有屈服,没有懦弱。每一次从跌倒的痛苦中站起来就是一次洗礼、一次重生,他那像冰一样坚毅而纯洁的眼神也正在慢慢融化意大利和全世界球迷的心。在赢得联赛冠军后,拉齐奥的球迷把“钢铁心脏”这个名字送给了内德维德,因为在他们的心中,内德维德就是一名钢铁、铸就的绿荫战士。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在过去的1年中,无论是个人表现,还是俱乐部战绩,内德维德都达到了个人的巅峰。他多次在关键比赛中挽救球队,帮助尤文图斯卫冕联赛冠军,自己荣膺“意甲最佳球员”。在他的中场组织下,捷克国家队在欧洲杯预选赛中一路高奏凯歌,小组赛力压荷兰获得头名直接晋级。年底继被《世界足球》杂志评为年度世界最佳球员后,内德维德又荣获《法国足球》杂志评出的2003欧洲金球奖。

  1996年欧锦赛上,除了捷克球迷几乎没有多少其他国家的球迷知道内德维德的名字,在拥有波博斯基、伯格和库卡等众多球星的捷克队中24岁的帕维尔也只有身穿4号球衣出场的资格,在对意大利开场仅仅5分钟就洞穿了佩鲁济把守的球门,这个球对世界宣告了一名巨星的升起,也让内德维德的名字开始走进了中国球迷的视线。虽然在最后的决赛中捷克几乎抓住冠军奖杯的情况下被德国金球逆转痛失冠军,但是这件4号球衣背后的内德维德这个名字却已经成了很多欧洲豪门的交汇点。

  展开全部“我战斗,我存在”,这就是内德维德,“勇敢的心”是他最喜欢的电影,而正像影片中勇猛的威廉华莱士一样,内德维德就是足球场上刚强的战士。在他的眼神中,似乎有一种像坚冰一样透彻而坚决的光芒,那是一种对胜利的渴求。在他的字典里没有后退,在他的面前目标只有一个,就是对手的球门,冲破面前的一切障碍,只为最后致命的一击。

  01-02赛季,内德维德转会尤文图斯,就像刚刚来到意大利一样,来到都灵的内德维德开始了一个全新的征程,而他代替的正式齐达内。的确,也许捷克人没有齐达内那样优雅的脚法,但是他给尤文图斯带来的是强悍、是激情。他的朴实渐渐让人们忘记了齐达内的华丽,以至于当齐达内随皇家马德里回到都灵的时候那里的球迷打出了“对不起,齐达内,但是我们现在更爱捷克人”这样的标语。在阿尔皮球场,钢铁心脏再一次显示了他强劲的脉动,在里皮的精心调教下,内德维德不仅成为了一名更加出色的球员,在他的身上也开始显现出领袖的风范。当尤文图斯在最后时刻超越国际米兰登顶意甲联赛王座的时候,尤文图斯对迎来了一个新的时代,一个后齐达内时代,一个内德维德的时代。

  火焰,在烈火中铸造的是更为坚强和勇猛的战士,在他那坚冰中的眼神中是对胜利更加炽热的渴求,就像骑士永远不会放下手中那柄象征着勇气和信念的长剑,那是他用生命磨砺出的剑锋。

  帕维尔·内德维德成名于1996年的欧洲足球锦标赛,他与队友波博斯基、博格等人在那届欧洲足球锦标赛上给球迷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展开全部“我战斗,我存在”,这就是内德维德,“勇敢的心”是他最喜欢的电影,而正像影片中勇猛的威廉华莱士一样,内德维德就是足球场上刚强的战士。在他的眼神中,似乎有一种像坚冰一样透彻而坚决的光芒,那是一种对胜利的渴求。在他的字典里没有后退,在他的面前目标只有一个,就是对手的球门,冲破面前的一切障碍,只为最后致命的一击。

  展开全部“我战斗,我存在”,这就是内德维德,“勇敢的心”是他最喜欢的电影,而正像影片中勇猛的威廉华莱士一样,内德维德就是足球场上刚强的战士。在他的眼神中,似乎有一种像坚冰一样透彻而坚决的光芒,那是一种对胜利的渴求。在他的字典里没有后退,在他的面前目标只有一个,就是对手的球门,冲破面前的一切障碍,只为最后致命的一击。

  2003年的5月14日,这个梦想离他是那么的接近。在都灵那个近乎疯狂的夜晚,当尤文图斯淘汰了皇家马德里进军冠军联赛的决赛后,当所有身穿黑白剑条衫的人都在为胜利狂喜的时候,这个坚强的战士,这个不会被任何伤病击倒的内德维德却痛苦的趴在了队友的肩膀上哭泣,胜利的喜悦似乎不属于他,因为最后时刻的一次犯规,他不能踏上冠军联赛决赛的战场,那时他用全部的职业生涯去等待的时刻。他说:“不能参加决赛我宁愿去死。”此刻,他眼中的坚冰融化成了清澈的泪水,从那天起,我们记住了他的钢筋铁骨,也记住了他的似水柔情。而力量与坚韧在内德维德的身上演绎的这样维美,这样令人心碎。对他来说,那也许这一生中最为残酷的判罚。

  凭借他出色的表现,96年欧锦赛后,内德维德转会到了意甲的拉齐奥队,尽管在96年欧锦赛上他攻破了意大利队的球门,但是当他踏上了亚平宁的土地后才真正体会到了意大利混凝土式防守的压力,而此时的意大利球迷还没有忘记在欧锦赛上让他们心痛的一幕,当内德维德一次次被对手凶狠的掀翻在地时,就连主场的球迷也很少为他打抱不平。这时的内德维德只有自己默默的从地上站起来,他要告诉所有人,在他的字典里没有屈服,没有懦弱。每一次从跌倒的痛苦中站起来就是一次洗礼、一次重生,他那像冰一样坚毅而纯洁的眼神也正在慢慢融化意大利和全世界球迷的心。在赢得联赛冠军后,拉齐奥的球迷把“钢铁心脏”这个名字送给了内德维德,因为在他们的心中,内德维德就是一名钢铁、铸就的绿荫战士。

  展开全部“我战斗,我存在”,这就是内德维德,“勇敢的心”是他最喜欢的电影,而正像影片中勇猛的威廉华莱士一样,内德维德就是足球场上刚强的战士。在他的眼神中,似乎有一种像坚冰一样透彻而坚决的光芒,那是一种对胜利的渴求。在他的字典里没有后退,在他的面前目标只有一个,就是对手的球门,冲破面前的一切障碍,只为最后致命的一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